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文化資訊 > 正文:灰與彩的協奏——北京傳統建筑的色彩美

灰與彩的協奏——北京傳統建筑的色彩美
2019-12-13   來源:   點擊:

灰色是當下繪畫和設計界最具熱度的色系,莫蘭迪的“高級灰”一度成為時尚界最推崇的色調之一。北京的傳統建筑——四合院,幾百年前便成功地演繹出灰色的高級質感,古雅端莊,平和內斂,歷經歲月洗禮,依然魅力不減。

  四合院作為中國傳統民居建筑的典型代表,建筑面貌反映了濃厚的京韻風味,它是北京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。色彩是建筑物的生命,是建筑物的視覺藝術語言,老四合院那沉靜的灰色調蘊藏著北京悠久的歷史文化內涵。

  北京的歷史建筑功能不同,其建筑色彩就有顯著差異,如故宮建筑、頤和園建筑和民居四合院建筑等色彩變化就有很大不同。故宮整體基調以黃、紅色為主,頤和園以綠、灰、棕色為主,四合院以青灰色為主。傳統建筑與色彩美學之間的聯系,是長久積淀下來的色彩文化意識在建筑形態的直接體現,是人們的色彩文化意識自發形成的人文景觀的象征。

  豐富的灰

  色彩是文化信息的傳遞媒介,它含有人們附加其上的文化內涵。灰色調是四合院民居建筑的標志色彩,它承載了北京千年的歷史文化底蘊,是北京地域、環境、民俗文化的映照,蘊藏了極高的史學價值。

  色彩的世界,千變萬化,豐富多彩。就色彩的系別而言,可分為無彩色系和有彩色系兩大類。灰色屬于無彩色系。灰不是明亮、樂觀的顏色,它是一種無色無感的色調,灰色本身帶有一種彈性,比黑色更為含蓄、內斂,比白色更顯優雅、深沉,它是介于白黑之間的一種中立色彩,通過這種色彩屬性表現了溫和、謙讓、平凡、高雅的意蘊,老四合院的建筑色彩正是表達了這種情懷。

    灰色系是十分豐富的,青灰、煙灰、棕灰、淺灰、深灰等,在老四合院建筑中,屋檐、院墻、地面,青磚、灰瓦、照壁,編織成一片灰色的波浪,在這片灰色的浪中我們可以發現漸變的多元的灰,雅致協調。灰色頗為適應北京多風干燥的氣候,易于打理,用民間的話說“耐臟”。江南民居是大面積的白,小面積的灰,而北京的四合院則是宏觀的灰,微觀的白,這和地域的氣候條件直接相關。四合院源于元代院落式民居形式,“庭院深深深幾許”,私密性較強,不同于西方“草坪上的建筑”。四合院在功能方面,特有的磚石結構(保暖除濕,御寒抵熱,地震平衡效果明顯),比起當代的住宅更環保節能;色彩藝術方面,四合院不是與自然色彩爭艷麗,而是與自然色彩求融合。為打破灰度色彩的視覺疲勞,利用門(特別是垂花門)、窗、柱子,以及院內綠化植物等點綴色彩進行調和。從整體分析,四合院色彩是低彩度色,如青灰色石墻、屋頂,是接近地表的用色;四合院的門、窗、柱體的顏色以紅、綠、黑色調為主,是中彩度色;院中建筑裝飾,如垂花門上的裝飾色,四季應景的花卉植物都屬高彩度色,不同彩度間的絕妙平衡形成了四合院的獨特色彩景觀。

  四合院色彩美學得到了越來越多設計師的青睞。通過回顧傳統設計文化,發掘傳統建筑色彩與自然環境、社會環境之間的美學關系,今天仍有很強的借鑒意義。

    20世紀70年代末,清華大學吳良鏞教授提出了胡同、四合院保護的“有機更新”方針。在老四合院色彩改造中我們也可以借鑒此種方法,運用有機更新的理念。不是隨意變更老建筑原有的色彩體系,而是在原有色調限定因素內的有機更新,色彩關系要處理得融洽、和諧、統一。先局部服從于整體,再深入細化局部,把握傳統色彩文脈,將建筑的傳統主色即灰色調貫穿其中,局部構件的色彩在原有色系的基礎上進行適當的調整,沿著色彩文脈進行改造與有機更新,色彩的運用要從“這是一塊好色”變為“這是一塊合適的好色”。

  和諧的彩

  故宮色彩基調以黃、紅為主,在京城碧藍的天空映照下綻放出奇妙的色彩,整座建筑群達到了高度的和諧統一。在五色中,黃色和赤色明度和亮度較顯著,色彩效果強烈。而且,黃色在五色中屬至高無上的顏色,代表神圣、輝煌、壯麗,給人以敬畏、崇高的心理感受;紅色自古屬喜慶之色,給人以熱情、興奮的心理感受。黃、紅暖色調與屋頂下冷色為主的和璽彩畫,形成鮮明對比。再加上漢白玉石基座,視覺感染力極強。

    俯瞰整個北京城,故宮猶如黃色的瑪瑙一樣璀璨,在周圍青灰色屋頂襯托下更加輝煌壯麗。明黃色琉璃瓦描繪了金碧輝煌的屋頂色彩,其中不乏黃色琉璃瓦中增加綠色剪邊,特別是文淵閣特意采用了黑琉璃瓦和綠色剪邊,還有紫色琉璃瓦和花琉璃瓦鑲嵌其中。從色譜圖譜的關系上來看:故宮屋頂和墻身(紅、黃色)是主調色譜;和璽彩畫等彩畫形式構成的是點綴色譜,組合圖譜便是白色基座及自然環境。總體來看,故宮色調多運用對比色、互補色,并運用黑、白、灰漸變進行調和,整體上色彩對比強烈又不失和諧,建筑色彩在美學上達到了統一性與多樣性的完美結合。

  建筑色彩和諧統一并非只是一般意義上局部色彩韻律感的統一,還要與自然、社會環境色彩相統一。四合院統一厚重的灰色系烘托了故宮恢宏壯麗的氣魄,是在特定社會環境下色彩美學的自我豐富發展。如果把故宮比作是一幅精致的工筆畫,四合院就是文人墨客筆下的水墨寫意畫。

  皇家園林的代表——頤和園色彩處理也像故宮一樣,既有整體的經營,又有細部的推敲。整體上看,頤和園這一景區環境的建筑色彩設計,是宮殿建筑與自然環境色彩的進一步融合,多點綴花木湖石,典雅大氣徜徉在山水間。從三大景區看,第一景區宮廷區因政治功能多宮殿建筑,在自然環境色彩襯托下,宮殿建筑色調壯麗但不強烈鮮明,更顯園林色彩的幽靜內斂;第二景區前山、前湖區中佛香閣建筑群屬于宮殿建筑群,琉璃屋頂閃耀,金碧輝煌,油漆彩畫美妙絕倫,園內彩畫更是游覽園林風光之余的視覺享受;第三景區后山后湖區模仿蘇州街市,既清幽恬適又熱鬧非凡。高彩度裝飾點綴在灰色的街市,豐富了整座園林的色彩。整座園林以自然色彩為基調,充分運用大自然“活著的色彩”,依靠自然的色彩變化和宮殿建筑群營造地區自然景觀。

  如今,東方建筑色彩文化引起了西方學者的關注和探索。北京歷史建筑的色彩美學特征,在整個灰色調環境下的色彩升華,環境與建筑色彩的和諧布置等,今天仍具有很大的啟發意義。

  在北京歷史建筑的色彩畫卷中,四合院就是一片青灰色的海洋,故宮是海洋中金燦燦的帆船,頤和園就是灰色大海中的一座綠色島嶼。對歷史建筑色彩的研究不是描摹化古妝,而是掃去歷史的塵埃,結合新時代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,更應規劃具有獨特民族地域美學特色的建筑色彩新形象。(文/張 彪)

《光明日報》( 2019年12月12日 15版)

下一篇:習近平將主持中非團結抗疫特別峰會 上一篇:水下考古與海上絲綢之路

0
日韩av无码